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2017-5-19 14:12:57

  昆山水乡精致,精在小桥流水的景致,也精在粉墙黛瓦、庭院深深的建筑。


  从穿堂、天井到院落,极是讲究。


  河道纵横的地理条件,也多出了石板路、水巷、小桥、驳岸、过街楼等特色的水乡景观。


  水多,桥多,水乡的路多了,出行通道多了。


  宅邸错落的民居,正门,备弄,还有河埠,都是出行的通道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在昆山水乡,民居规模不一,分为大宅、中宅和小宅。大宅主要是官宦和富商人家的宅邸,诸如周庄的张厅和沈厅。纵向称进,横向称落,宅院规矩方正,进和落都十分有序。从正门进入,穿过门厅,穿过停放轿子的轿厅,就是用来接待主要宾客和举行婚丧仪式的正厅了。正厅后面还有诸如内厅和女厅,一个是家庭议事和会见亲朋好友的场所,一个常用作居住。


从正门穿入,窥见江南民居设计之讲究和精巧


  沈厅是典型的“前厅后堂”格局,七进厅堂中,前后楼屋都有过街楼和过道阁连接,方正的松茂堂在厅堂的居中位置。刻有“松茂堂”三字的牌匾高悬在厅堂中央,两侧的梁柱十分粗大,花饰蟒龙、麒麟栩栩如生。正厅的前面就是刻有“积厚流光”的砖雕门楼,飞檐翘角,十分宏伟。细细观察,还能发现这里还刻有人物、走兽、亭台楼阁等繁复不同的图案,造型之传神,线条之精细,工匠的鬼斧神工可见一斑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而建自明代的张厅,历经数百年的沧桑,依然十分气派。穿过门厅和天井,简洁的明代建筑风格就出现在眼前,坚实的石柱,雕刻精细的砖雕门楼,宽敞明亮的玉燕堂,倒置的类似明代官帽的屋顶大梁,还有玉燕堂门廊扶栏上那一个个昂立着的活灵活现的木雕小狮子,最后一进里可以临窗赏景的美人靠,无一不明代,无一不有细腻巧思,也无一不让人赞叹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幽暗深长的备弄,秘密和精彩不输厅堂


  江南民居的建筑布局里,往往在厅堂的一侧设有备弄。


  张厅也有,除了正门可以进入,这里也是进入张厅的一个通道。


  张厅的备弄位于厅堂的左侧,据传主要是仆人们出入的通道,20多米长的备弄,左侧连通堂楼,右侧可进入花厅。虽有照明,还是显得有些幽暗。备弄长,但是并不宽,大小几乎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。走在这里,能清晰的看到熏黑的墙面,还有设置紧凑的壁龛,这是古代用来放置灯火照明的地方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备弄幽暗,走在这方天地里,难免心中忐忑。可也禁不住好奇,也许,在这里也曾上演过许多故事。也许主人家的孩童也曾好奇地在这里穿过,嬉嬉闹闹地追打着到后花园,也许晚归的家人为了不惊扰其他人,也曾摸黑从这里穿到后院,也许遇到紧急情况,主人家也曾从这里逃生过......也许,备弄的作用不仅仅是通道。


河埠众多,一条条小船载起的不同世界


  水乡多水,水多,船多。最初的水乡古镇,往来之间,皆须舟楫。


  一条小船,载起的是水乡人家全部的生活。绝大多数的民居都是出门见水,所以几乎家家门外都有一个小小的埠头。勤劳的主妇们,在这里洗衣、洗菜、淘米,来往的小船都停靠在门外。淳朴的水乡人通过小船出行、归来,通过小船载来生活所需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如果你知道“轿从门前进、船自家中过”的故事,那你一定知道张厅里那个特别的“箸泾”。箸泾是银子浜的分支,位于备弄的尽头,就像一个小小的水上公园,经过箸泾,船只可以穿过屋子进入后花园,在水池边可以调头调整方向。除了乘轿从前门进出,这里也是张厅外出和进来的通道。古时,张家的吃穿用度都从这里运进运出,据说也是应对不测情况的一条逃生通道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而聪明的沈万三用一条小船,载来的是外面多彩的世界。他将水路交通发达的周庄作为贸易流通的基地,把丝绸、瓷器、手工艺品等运往海外,又将海外的香料、珠宝、药材运回中国,以水为通道,慢慢地积聚了令人震惊的财富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而如今,河道纵横的水乡,用一条条小船载着世界各地的游客,穿过小镇的一座座古桥和粉墙黛瓦的民居,把原生态的水乡风貌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


  进入昆山水乡古镇的通道众多,每一个通道都像一扇窗,为你开启不一样的水乡世界。



江南民居,一个通道即是一个世界